文:静怡苑心灵乐园

一部没有剧本的剧情片一次没有浓郁宗教色彩的朝圣一段没有刻意渲染的情感旅程在《冈仁波齐》的一步一叩中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与电影《冈仁波齐》相关的信息,在我手机里闹了一个月,但是并未对它做太多关注,往往手指往左一划,点击删除。但就在公映前一天,朋友圈的师兄们又开始凑热闹,开始“明天不看或许就看不到了”刷屏推荐。

搞什么

,像我这样的高Bigger非主流小仙女儿,向来对这咋咋呼呼的标题嗤之以鼻,就冲这,对这部片的好感度又下降了。

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昨天是《冈仁波齐》公映第一天,正吃着早饭,有人突然飚出一句话:“今天《冈仁波齐》上映。”

另一位万年捧场王,小手拍得啪啪响:“哎哟,想看想看。

我的大脑飞速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出于好奇,还是想看看这位声名在外的第六代导演是如何用电影语言处理“朝拜”这件枯燥、无聊的事。

一进来就见你们杀牦牛

由于三个小仙女儿出门都有点儿拖拖拉拉,所以我们错过了电影前十几分钟的镜头,一进场就是尼玛扎堆为了朝圣准备,找来屠夫杀牦牛。

内心瞬间“WTF”

,原来上师说的“杀生去朝圣”还真不是子虚乌有,但是这毕竟不是一部三宝弟子教育片,所以也不必以因果之名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不过,内心还是希望这一段只是“演”出来的,摄像机关闭以后,牦牛还是生机勃勃的牦牛。

你们这一拜,实在太可爱

打点好行李、准备好食物,把物资放上拖拉机,带上朝拜装备(手板、鞋、皮质围裙),一行人便在家人的目送下,开始了朝圣之旅。

在这一行人中,最让我吃惊的,是怀胎8月的孕妇。(其实藏族人并不知道自己怀孕多久,在拍摄之前摄制组带这位孕妇去医院做了检查,才知道已经怀孕8个月,这意味着再过2个月左右,一个新生命就会诞生。)

关于孕妇这个点,有的观众是很不买账的,认为导演是刻意营造“生”这个点儿,而不顾孕妇是否会有危险。但事实上,不仅仅是孕妇,包括其他人设,的确是创作组的一些预设,但在找到这些演员之前,也仅仅是个预设,巧合的是,预想中的人物角色真的都在那个村儿找齐了,便呈现出来电影中看到的人物阵容。

由于《冈仁波齐》是一部用纪实手法拍摄的剧情片,所以力求人物真实,如果实在没有一个这样的人物,我想导演也不会强迫捏造出一个这样的人物达到目的。关于孕妇是否能朝拜这个问题,汉地和藏地的人答案肯定是不同的,这是民族差异,也是不同价值观所造成的不同选择。

但是,在藏族人的理念里,一个孩子在朝圣之路上出生,是一件非常有福报的事,这和汉地人认为,孩子含着金钥匙出生很有福气,是一个道理,而《冈仁波齐》是一部讲述藏族人生活的电影,如何取舍,见仁见智。

天生手有残疾的男孩(演员本身也是如此),或许他的目的只是想出去看看,没有为家人、也没有为众生,对他来说,外面的世界,比这些更有吸引力。在这个村子里,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那个叫杨培的老人便是如此,或许,正因如此,那个女孩的母亲才会说:“让她磕头,磕头长见识。”这样的话。

像我这样以“修行人”自居的人,对他们这样的行为或许会有一些不屑:“这什么发心啊,为了磕头而磕头。(并同时翻一个白眼)”

哎,真是服了我计己呀,开什么玩笑,凭什么自以为是还看不起别人,有种你带着你的发心去磕一盘啊。

原本,导演拍这部片子,就没想过要阐释什么宗教理念,就只是单纯讲述某一类人的生活方式和仪式行为,你以为别人这是没深度没内涵?NO!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用电影叙事来阐明宗教问题本身就很有难度,并且可能难过审查关。

另一方面,其实行为仪式本来也是宗教最稳固、最基础的部分,佛教也是如此,绝大部分的佛教信仰者,重视的都是一些宗教化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仪式,任何宗教都是如此,否则,对佛法稍有了解的人,也会知道,佛法最重要的可是内心的教育,而不是形式上的外壳。但问题是,这个外壳,往往很坚固啊~

尽管有的人评论说这场朝拜太形式化,但我看到他们第一拜下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欢快地笑了:他们身体匍匐下去,并顺带着溜出去一截的样子真可爱。

在318国道上,每一次有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我的心里都会一紧,身怕出现什么意外。果然他们遭遇车祸了, 幸而没有人受伤,但是他们的拖拉机因此变成了要靠人力拉的板车。男人们拉车,女人在后面继续朝拜,原以为男人们从此就不用再磕头,只用好好拉车,谁知道他们竟然又回到原地,重新朝拜前进……

在他们遇到路上的水坑时,依然涉水而过。(毕竟是我的话,可能就脱了鞋子走过去了吧。)

孕妇生下孩子以后,稍作修养又继续开始朝拜。

他们这一系列的行为由我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藏族人的日常,这是他们朝圣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导演为何用纪实手法来拍摄这部电影的原因所在吧。对别人的生活不作过多评价,用客观的视听语言呈现真实的朝圣。

一定要知道为了什么

他们在朝拜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老爷爷,老爷爷指出了他们在朝拜过程中的一些问题,比如,让屠夫取下头巾,告诉小女孩不能走太多步、教育年轻人头一定要触地,如果要朝拜,就一定要按照喇嘛说的来……后来再次相遇,他们的拖拉机油箱掉了一颗螺丝,老爷爷收留了他们一晚,并告诉了他们朝圣是为什么:为了众生的幸福安乐、为了家人的幸福安乐。

朝拜的过程中,有一次小女孩和屠夫落后了,屠夫放下手板,躺倒在地上,小女孩从后面赶上了他,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轻轻地说:“加油。”而到了后来,屠夫再次停下,却是因为有一只小虫子从他面前爬过,以杀生度日的他就静静地停下来,看着虫子慢悠悠地离开。

我想,外表看起来做了再多坏事的人,都会有一颗良善的心吧。

可能是我的错觉,似乎在“被教育”以后,他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了细微的变化,开始更多的强调内心。

杨培爷爷讲了一个“猎人和喇嘛”的故事:山上住了一个喇嘛和一个猎人,猎人每天打完猎都会给喇嘛送一点猎物去。后来,这座山几乎没有猎物可打了。于是,猎人只得去另一座山寻找猎物,但是两座山之间隔着一条大河,猎人便直接飞了过去。喇嘛知道以后,心想:“他是一个猎人都能飞过去,我天天都在修行,肯定也没问题。”于是,喇嘛也去了山头,想要飞过去,但是他却落入了水里。所以啊,最重要的其实是心。

影片中小女孩的爸爸,因为家里修房子,运输材料的车出了车祸,两死两伤,所有的赔偿都要有他一个人来承担,为了两位亡者,他跟随尼玛扎堆一起踏上朝圣之旅,但是在朝圣途中,遇到山体滑坡,为了保护女儿,他的腿被落石砸伤。

男人一手摸着受伤的腿,一面抱怨上天的不公。他的爷爷、爸爸都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是本本分分的好人,他自己也是如此,但是为什么还要摊上这些倒霉事,现在腿受伤了,他也暂时不能朝拜了。

尼玛扎堆安慰他说,能为了两位亡者来朝拜是非常好的,大家停下来休息两日,等他伤号了再继续前行,然后说:“我们一起念经吧。喇嘛喇嘉森切噢,桑吉拉嘉森切噢,秋拉嘉森切噢,根登啦嘉森切噢……”

我最喜欢的声音就是他们每晚围炉而坐一起念经,甚至超过对朴树《No Fear In My Heart》,可能是因为开头这几句是我唯一听得懂的藏语吧,但是对皈依偈真的很有感情啊,不信你们赶紧去看看电影,感受一下听一听。

没有结束的结局

杨培爷爷最终在冈日波齐的山脚下与世长辞,在处理好他的后事以后,其他人继续围绕冈日波齐转山朝拜。

电影结束,他们念经的声音再度响起,他们会离开神山,回到故乡,但是他们并不会和冈日波齐真正地分别,心之所向,即是信仰。

在《冈仁波齐》幕后花絮记录短片中,有这样一段话:

近600小时的高清素材

真实记录了朝圣路上的困惑与追求

有些人为了救赎

有些人却是为了逃离

还有一些人为了父母

更多的人却是为了众生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完全正确的

但若干年后

人们仍然可以从这部影片里

看过有一个民族还这样生活着

或者生活过

神山圣湖并不是终点

接受平凡的自我

但不放弃理想和信仰

热爱生活

我们都在路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